孙铁骑:易理之中的生命损益之道

  • 时间:
  • 浏览:0

  自古以来,《周易》成书之性质兩个劲众说纷纭,多以卜筮之书名之、用之。然虽众所公认从《周易》之中可以 解出天地万物自然之理,或以之为中国哲学之大本大源,但少大家把之与卜筮之用决然分开,更少大家把之当作古人借以安顿身心性命的生命哲学。诸多解易之书所以就经传分而解释之,实为古汉语之当下翻译,皆很难 实现对易理进行“一以贯之”的理性解读。很难 解读之《周易》,皆未将之作为系统理论进行删剪解读,所以对《周易》自在之理撕裂事先的片面理解,最终所以强解《周易》,各言其说而无法贯通易理。所以自古解易之说最多,却终无一定之论。鞠曦解《周易》,是以其贯通中西哲学的元哲学理论——岁月统一论与形而中论——贯通易理之中,揭示出《周易》内在中有 的“形而中论”哲学原理,从而以“形而中论”外化出《周易》内在的生命哲学体系,使现代人可以 用现代理性思维与话语妙招走进易经。最终揭示出《周易》的成书性质乃为孔子将卜筮之易转化为言说“性与天道”的性命之学,其思想核心乃为生命自在的“损益之道”。

  一、周易的生命承诺

  鞠曦以“承诺推定法”解读《周易》,推定《周易》内在承诺了哪些样的本体论、价值论与主体论。

  研究《周易》首很难选择《周易》的作者是谁,从而无需可以根据作者的思想和阳命实践去推定文本的内在承诺是哪些,从而更助于理解作者笔下的文本内涵。而《周易》之作者为谁?自古就有伏羲画卦,文王重卦之说,此已无法考证,很难 否推知卦爻之作为上古圣人所为,但作传解经之人却可以 选择,那所以孔子。将会考证《史记》所载史实,“孔子晚而喜《易》,序彖、系、象、说卦、文言,读《易》韦编三绝”。再结合《论语》记述,可以 确证《易传》为孔子所作。

  而孔子为甚会 会 要作传解经?其目的在于转变《周易》原始卜筮性质,借易经卦爻系统作为话语表达妙招来揭示无法直接言说之生命之道,从而把原始卜筮之易转变成为“穷理尽性以至于命”的“性与天道之学”。其价值论承诺是“穷理尽性以至于命”,实现对人类现实生命的安顿,使现实人生得以安身立命。其文本妙招在于《说卦传》原文:

  “昔者圣人之作《易》也,幽赞于神明而生蓍,参天两地而倚数,观变于阴阳而立卦;发挥于刚柔而生爻,和顺于道德而理于义,穷理尽性以至于命。”

  “昔者圣人”是咋样作《易》的呢?是“幽赞于神明而生蓍,参天两地而倚数,观变于阴阳而立卦”,形成六十四卦的《易经》体系。也所以说,古代圣人通过“生蓍”、“倚数”、“立卦”的妙招建构了六十四卦体系,其目的显然是为了卜筮之用。但你你这个卜筮之用并就有主观臆测,所以圣人仰观俯察天地自然万物,通过“幽赞于神明”、“参天两地”、“观变于阴阳”而得来,必然中有 着天地自然之理,但却很难 确保预测未来的科学性与准确性,故孔子反对卜筮,主张“敬鬼神而远之”,君子应当尽性知命,“不占而已”。

  而孔子反对卜筮,为甚会 会 还要研究《易经》呢?曾经孔子对《易经》进行了转化,利用《易经》来揭示不可言说之生命之道、性命之理。而孔子是咋样转化《易经》的呢?他将《易经》“发挥于刚柔而生爻,和顺于道德而理于义,穷理尽性以至于命”。孔子发挥六十四卦的刚柔之义,利用“卦”的文理章法及“卦爻辞”来表征、解释生命之道、性命之理,使曾经用作卜筮的《易经》“和顺于道德而理于义”,现实了孔子以“卦”的理论形式来阐释“穷理尽性以至于命”的生命之道与性命之理。

  这里理解哪些的大问题的关键是凭哪些在“立卦”与“发挥”之间断句,把“幽赞于神明而生蓍,参天两地而倚数,观变于阴阳而立卦”归于“昔者圣人”所为,而把“发挥于刚柔而生爻,和顺于道德而理于义,穷理尽性以至于命”归之于孔子所为。就逻辑型态、话语对仗、语意联系来说此段话的主语很难 “昔者圣人”,很难 孔子,从“立卦”到“穷理尽性以至于命”皆为“昔者圣人”所为,此处为理解《说卦传》此段落之关键。

  这里就涉及到“承诺推定法”的运用,前文已述,《说卦传》是孔子所作,很难 《说卦传》的一切内容皆为孔子所承诺,而非真有兩个“昔者圣人”在说其他人咋样咋样,是孔子在说“昔者圣人之作《易》也,……,穷理尽性以至于命”。你你这个切就有孔子所作的主体论承诺,而不“昔者圣人”向亲戚亲戚朋友承诺了《说卦传》的内容。很难 ,为哪些要把“幽赞于神明而生蓍,参天两地而倚数,观变于阴阳而立卦”归之于“昔者圣人”,而不归于孔子呢?将会有史可考,六十四卦我我觉得是孔子身旁之“圣人”所作,而非孔子所为,所以孔子说“昔者圣人”“幽赞于神明而生蓍,参天两地而倚数,观变于阴阳而立卦”是兩个历史事实,孔子是代“昔者圣人”而为言,而下面的“发挥于刚柔而生爻,和顺于道德而理于义,穷理尽性以至于命”就孔子的语意上来说也是“昔者圣人”所为,但事实上“昔者圣人”所以做到“立卦”为止,“发挥”之事就有孔子所为,孔子是借“昔者圣人”而为言,让“昔者圣人”代言其他人的观点,从而把“昔者圣人”所作之六十四卦进行发挥,使之合于“道德理义”,实现“穷理尽性以至于命”。“穷理尽性以至于命”所以孔子作传解经的价值论承诺。

  很难 ,为哪些自古以来《周易》的成书性质很难 得到正确理解呢?将会孔子作传解经事先的《周易》承载的是孔子的“性与天道”之学,还要真正的生命践履才可以 达于至道,就有凡人所能解,将会“中人以可以 否语上也,中人以下很难 否语上也”,孔子之弟子,自颜渊死后,无人再有天纵之聪可以 解得此生命之道,故孔子所解之“性与天道”不传,也就无人可以 理解《周易》成书之性质。《帛书要》记载“子贡三疑”,言孔子著名弟子子贡不理解孔子为甚会 会 “老而喜易”,并认为《易经》乃卜筮之书,表明其不解孔子对《周易》之转化,更很难 理解《周易》所承载之孔子的“性与天道之学”。所以孔子言“吾与史巫同途而殊归者也”,所以说孔子就有与史巫一样把《易经》用作卜筮,所以“求其德而已”,用之出理 生命的终极关怀哪些的大问题。此理也可以 求证于当代,鞠曦已把《周易》成书之性质公之于众,揭示出《周易》内蕴之生命之道也所以孔子儒学的“性与天道之学”,而当今之世又有几人信之?更不须说身体力行了。老子言“上士闻道,勤而行之”,而当今之世,纵有上士,亦皆奔忙于名利之途,无暇问道,而中人以下,更无以言之了。而孔子借《周易》所揭示的“性与天道”之学所以由易理所表达的生命自在的“损益之道”。

  二、生命的损益之道

  (一)《周易》的文理章法内含的“损益之道”

  孔子咋样以《周易》承载生命的“损益之道”呢?将会说,孔子作传解经事先的《周易》咋样揭示了生命自在的“损益之道”呢?《说卦传》言:

  “昔者圣人之作《易》也,将以顺性命之理。是以立天之道曰阴与阳,立地之道曰柔与刚,立人之道曰仁与义。兼三才而两之,故《易》六画而成卦。分阴分阳,迭用柔刚,故《易》六位而成章。天地定位,山泽通气,雷风相薄,水火不相射;八卦相错,数往者顺,知来者逆,是故《易》逆数也。雷以动之,风以散之,雨以润之,日以烜之,艮以止之,兑以说之,乾以君之,坤以藏之。”

  孔子是按照“八卦相错,数往者顺,知来者逆,是故《易》逆数也”的规则来表达其生命之道的,以此规则对卦的具体排列结果所以“分阴分阳,迭用柔刚,故《易》六位而成章”。由兩个卦象作为“章法”来承载其核心的生命之道。具体来说,所以对应“雷以动之,风以散之,雨以润之,日以烜之,艮以止之,兑以说之,乾以君之,坤以藏之”的“震、巽、坎、离、艮、兑、乾、坤”兩个卦按“数往者顺,知来者逆”进行排列,顺数而得“雷风恒、水火既济、山泽损、天地否”顺数四卦,顺数四卦由“恒-既济-损”三卦揭示了生命之“损”的发展历程,其价值论承诺是对生命之“否”;而逆数则得“地天泰、泽山咸、火水未济、风雷益”逆数四卦,逆数四卦由“咸-未济-益”三卦揭示了生命之“益”的发展历程,其价值论承诺为生命之“泰”。这所以《周易》内蕴的生命损益之道。而“《易》逆数也”,也所以说《易》揭示了生命之道应该按逆数四卦来运行,也所以由“咸-未济-益”形成的益道三卦,而实现生命之“泰”价值论承诺。

  以《乾》卦表天道,以《否》卦承诺天道之损,而以“损道三卦”各为天道十卦之统领,形成天道三十二卦序;以《坤》卦表地道,以《泰》卦承诺地道之益,而以“益道三卦”各为地道十卦之统领,形成地道三十二卦序;合之而成天地损益六十四卦卦序,正是《帛本周易》给出的六十四卦卦序。从而证明“损益之道”为《帛本周易》的文理章法所内在承诺。

  (二)《损》、《益》二卦内含的“损益之道”

  天道之本为“恒”,而此“恒道”行于人之生命就事先开始英文英文了天道自然对人生“损”的过程,也所以人生苦、乐、哀、惧,生、老、病、死的过程,故“恒”卦为损道之始,由“恒-既济-损”揭示出生命顺天道而行的“损道”。而天道在上,地道在下,故天道为“上行之道”,地道为“下行之道”,故“恒-既济-损”为天道之损,为“上行之道”,而“咸-未济-益”为地道之益,为“下行之道”。由此才可以 解释《损·彖》言“损下益上,其道上行”与《益·彖》言“损上益下,民说无疆,自上下下,其道大光”之意。

  《损·彖》的“损下益上”指“损”“下行之益道”,而“益”“上行之损道”,使生命由益道而走向损道。故言“损下益上,其道上行”而成天道之“损”。

  《益·彖》的“损上益下”指“损”“上行之损道”,而“益”“下行之益道”,使生命由损道而走向益道。故言“损上益下,民说无疆”而成地道之“益”。

  《益·彖》的“自上下下”的“上”指“上行之损道”;第兩个“下”指逆转“上行之损道”而为“下行之益道”,故此“下”实指“逆向”;第兩个“下”字则指“下行之益道”;合而言之,“自上下下”所以由“上行之损道”逆而为“下行之益道”,从而使“损道三卦”:“恒-既济-损”逆而为“益道三卦”:“咸-未济-益”。故“自上下下,其道大光”。

  由此可见,《损》《益》二卦就有孤立的兩个卦象,内在承诺着包括整个“损益六卦”在内的生命发展过程的“损益之道”。故《帛书要》载:

  “损益之道,足以观天地之变,而君者之事也。是以察于《损》《益》之总者,不可动以忧。故明君不进不宿,不日不月,不卜不筮,而知吉与凶,顺于天地之道也,此谓《易》道。……损益之道,足以观得失矣。”

  由《帛书要》可知“损益之道”的价值是“足以观(生命之)得失矣”,即由“损益之道”可以 明了生命发生与发展的得与失,实现“穷理尽性以至于命”。

  (三)《咸》、《艮》二卦内含的“损益之道”

  益道三卦“咸-未济-益”由逆天道之损而来,故形成“地道之益”,揭示着生命可以 逆天道而行为“益道”。而《咸》卦咋样不可以落实到人的生命实践而成为益道之始呢?将会人生成长的烦恼起事先开始英文英文由少男少女发生的青春岁月时期,生命的躁动使少男少女“憧憧往来,朋从而思”,无法实现生命的安顿,而《咸》卦所以少男少女的生命修炼之卦,也是道家“小周天”的修炼功夫,可以 实现对少男少女的生命安顿,增益人的生命,故为益道之始。而传统解易之书都把《咸》卦解为情感之卦,此为易学的千年误读。鞠曦则以其他人的内丹修炼之功验证并解读出《咸》卦乃为少男少女的生命修炼之卦,故为益道之始。对《咸》卦的具体解读如下:

  “泽山咸”,按“乾坤三索”,上兑为少女,下艮为少男,故《咸》卦乃少男少女之卦,承诺着生命发展之中少男少女时期的生命之道。“咸”为“感”,即少男少女时期的生命型态所以感于外物,迷恋于声色犬马,耳目感官之乐,无暇顾及生命发生的本真需求。《咸》卦对于少男少女的生命型态提出了警告,并给出了具体的修炼生命的出理 之道。

  初六“咸其拇。”感其脚趾之动,表达少男少女时期向往外面的世界,“志在外也”。

  六二“咸其腓,凶,居吉。”感至小腿,抬足欲走,受生命欲望支配盲目行动,凶。将会能顺性命之理而不盲动,自然“居吉”而“顺不害也”。

  九三“咸其股,执其随,往吝。”感至大腿,无法安处,“志在随人”,执身体之下,随脚趾、小腿、大腿而盲动,必然有害,故“往吝”。

  九四,“贞吉悔亡,憧憧往来,朋从而思。”解释为哪些从初六到九三的生命盲动是错误的。将会生命的本质是“贞吉悔亡”,生命都求得而避失,也所以“避损求益”,这是任何生命发生的本质。但少男少女时期不知生命的本质何在,产生生命盲动,“憧憧往来,朋从而思”,常常做出有害于生命的事。这并就有亲戚亲戚朋友不爱惜其他人的生命,(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本文责编:xiaolu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哲学 > 中国哲学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41314.html 文章来源:中国儒学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