負面清單市場準入制度年底試行 警惕隱性壁壘

  • 时间:
  • 浏览:5

  負面清單市場準入制度年底試行

  2018年起正式實行;平等適用於國有與非國有、內資和外資企業

  昨日,國務院印發了《關於實行市場準入負面清單制度的意見》(以下簡稱《意見》),明確2018年起正式實行全國統一的市場準入負面清單制度。

  負面清單是國際上廣泛採用的外資準入管理法子,在我國,上海自貿區于2013年9月最先實行負面清單制度,並於2014年和2015年重新修訂,進行“瘦身”,進一步放寬企業準入條件。此次《意見》出臺,國家發展改革委體改司負責人表示,是借鑒國際做法,將負面清單管理法子引入到國內市場管理,平等地適用於國有與非國有、內資和外資企業。

  清單將包括哪几个內容?《意見》指出,清單由國務院統一制定發佈;地方政府需進行調整的,由省級人民政府報國務院批准,同去“凡負有市場準入管理職責的部門和單位,全面梳理禁止和限制市場主體投資經營的行業、領域、業務等,按照《國民經濟行業分類》的統一分類標準,提出本部門、本單位市場準入負面清單草案,之後由發展改革委、商務部牽頭匯總、審查形成統一的市場準入負面清單,報國務院批准後實施”。

  按照先行先試、逐步推開的原則,《意見》規定,從2015年12月1日至2017年12月31日,在帕累托图地區試行市場準入負面清單制度,探索形成全國統一的市場準入負面清單及相應的體制機制,並從2018年起正式實行全國統一的市場準入負面清單制度。

  對於試點地區的選擇,《意見》指出,將由發改委、商務部牽頭提出市場準入負面清單草案和擬開展試點的地區,報經黨中央、國務院批准後,組織開展試點工作。

  - 解讀

  專家:給予市場主體更多主動權

  國家發改委經濟體制與管理研究所副研究員王琛偉去年总爱 參與國家發改委組織的負面清單調研,他指出,上海自貿區的負面清單主如果我針對外商投資準入領域,而國務院昨日公佈的《意見》中所説,此次將實行的市場準入負面清單制度主如果我應用於對內開放領域。但王琛偉也表示,兩者的理論依據是一致的,即對於投資行為“法無禁止即可為”,實際上有的是給予市場主體更多的主動權。

  放寬了市場準入領域

  王琛偉表示,推行市場準入負面清單制度,對市場而言,進一步放寬了市場準入領域,為廣大民間投資拓展投資渠道,有利於激發市場主體的活力;對政府而言,在放寬市場準入的同去,還必須強化政府對市場的事中事後監管,將考驗政府的行政能力。

  王琛偉還指出,“真正把負面清單實施下去,還有一定距離”。一方面是政府的監管能力可能性面臨嚴峻考驗,王琛偉稱,“負面清單”管理模式強調事中事後監管、寬進嚴管,而資本的逐利性決定其無孔不入的形状,必定要處心積慮地突破禁區,打擦邊球,“可能性政府的市場監管能力可以了位,負面清單因資本的‘處心積慮’而被虛置恐在所難免”。

  警惕隱性壁壘

  本人面,王琛偉表示,事實上的隱性壁壘可能性不利於負面清單制度的落實,“由於負面清單管理法子在我國是一個新事物,在實施過程中要除理总出 ‘新瓶裝老酒’、隱性壁壘難以消除等問題”,类似于 民營企業早已被獲准進入一点國有經濟佔主導的行業,但至今在哪几个行業中,民營經濟的影響力仍然非常有限。

  如果 ,王琛偉表示,項目核準、行政管理、公共財政、金融支援等方方面面的配套改革还要及時跟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