尹汉宁:西方民主源流与资产阶级民主的实质

  • 时间:
  • 浏览:0

   回顾西方民主发展历程,没能发现,在230多年历史中,有230多年西方的主流思想是排斥民主的,认为民主是个坏东西。近一百多年来西方对民主态度大转变,甚至以民主为招牌,试图影响和引导世界,但此时亲戚每每个人 兜售的“代议制”、“三权分立”等,与民主的本意已相去甚远。

  

1. 雅典民主——原始请况和特定条件下的民主实践

  

“民主”这一词来自希腊文,它的原初含义,也不 “人民的统治”,即由全体人民(而回会亲戚每每个人 选出的代表)平等地、无差别地参与决策管理。这在西方民主思想产生和发展程序中,始终是五种良好的追求和愿望,而问提在于用有哪些样的土法子实现“人民的统治”。

   民主思想最早是随着雅典民主制度的确立、兴盛而孕育、发展起来的。雅典是怎样才能实施“人民的统治”的呢?雅典的政治体制主也不 有有兩个机构。一是公民大会。公民大会回会由公民选举出来的代表组成的,也不 全体公民都能参加的大会,一般要达到3000人(当时雅典公民约4万人,不包括4万左右外邦人和35万左右的奴隶),才是法定最低人数;公民大会可需要对雅典事务的方方面面进行讨论和表决,包括战争、条约、外交、财政、法律、流放等事务,也包括宗教、喜庆、摆渡等议题;公民大会每年大概召开40次,每次的会期是兩个小时。

   二是公民大会的有有兩个常设机构——五百人议事会。任何公民回会权经五百人议事会向公民大会提出建议与议案。除了节日和不吉利的日子外,议事会每天回会召开会议,每年大概有230天要开会。议事会的30位成员回会从雅典当时的10个部落抽签抽出来的,任期一年,每个公民一生最多可需要担任两次议事会成员。

   三是作为司法机构的民众法庭。当时越来越专业法官,也越来越专业律师,其他越来越人被指控犯了法,就由30多位公民组成的民众法庭进行审判,根据多数票断案。苏格拉底也不 被陪审团认定有罪而被判处死刑的。

   雅典民主延续了130多年,它诠释了民主最基本的其他理念,展现了人类对民主理想的追求:第一,实行直接民主,所有公民(当时的公民在雅典总人口中占少数)一律平等,当时绝大多数议事会成员和官员都回会选举出来的,也不 采用抽签的土法子产生的,公民直接参与的主要目的也不 表达买车人的意见;第二,民主的范围涉及所有的公共事务,真是 包括选举权,但更重要的是发言权、辩论权;第三,民主的目的在于维护城邦内全体公民的整体利益。

   雅典民主在内容和形式上暗含原生态形态,当然有它的局限性。首先,它是奴隶制城邦国家的治理形式,相对于3000人,还有35万奴隶,4万外邦人越来越民主权利。也正其他奴隶制度比较完善,才有其他采取这一自由民广泛参与的直接民主,不然,3000人有兩个劲开会,越来越35万奴隶干活,3000公民及其家庭根本就无法生活。其二,这老要接民主形式只适用于人数较少的城邦。当时雅典回会近代意义上的民族统一国家,面积最大时30多平方公里,人口最多时5万人,其他当时的公共事务相对比较简单。其三,雅典民主十分重视意见表达,但采用简单多数的决断原则,有回会出现议而不决,议而难决的问提,有回会走极端。

   雅典民主在当时就遭到有有哪些著名思想家的批判。反民主的政治理论最早可追溯到苏格拉底,他根本不赞成雅典民主制度的权力集中在有有哪些越来越主见的“群氓”肩头。苏格拉底的学生柏拉图也认为,只有哲学家才能充当统治者,普通民众越来越能力也不 适合管理国家。柏拉图的学生亚里斯多德也认为民主是个坏东西,他也反对民众参与政治。历史学家修昔底德及以后的罗马共和国晚期最有影响的政治家、思想家西塞罗等都加入到批判雅典民主和民主政治的行列。

   其他,在古希腊城邦制走向衰败后,古罗马在精英民主思想和少数富人的影响下,形成了以人身权利和财产权利为保障核心的罗马治理模式。古罗马共和国混合了君主制、贵族制、民主制,把国家权力分配给执政官、元老院以及公民大会掌握,元老院掌握真是 权,其成员30人左右,实行终身制;两位执政官是政府首脑,由百人组会议选举并经元老院批准,任期一年,无薪俸报酬。民众会议由区会议、百人组会议、部族会议及平民会议组成,其作用有限,且为贵族所把持。罗马经历了王政、共和和帝国有有兩个时期,在罗马共和国的治理模式中,古希腊雅典民主已被根本性改造,其内容和形式被大大地压缩和限制。

  

2.中世纪——黑暗中的民主思想火花

  

欧洲中世纪与古代文明相比较,被称为黑暗的时代,一是宗教愚昧的黑暗,二是王权专制的黑暗。在这一时代,民主的理论和实践被漠视,被压制,但回会其他民主的火花值得提及。从理论和思想层面讲,一是神学中“上帝肩头人人平等”的平等思想引发亲戚每每个人 追求平等权利;二是神学利用或借助亲戚每每个人 对平等权利的追求而对抗王权。从实践层面看,欧洲的封建制度与中国有很大不同,首先,有历史学家认为,欧洲封建社会的特点是领主制经济,中国封建社会的特点是地主制经济。其次,中国封建社会君对臣有绝对权利,“君要臣死,臣不得不死”,臣对君具有完全的人身依附关系。而在西欧,从国王到封建领主、小贵族以至骑士,都将土地以服军役为主要条件,连同领地内的行政司法权以效忠仪式和双边契约的形式层层分封下去。契约关系的引入,使君主的绝对权利受到抑制,也使封臣对超出契约规定之外的义务,可需要拒绝并由此解除依附关系。第三,在领主制经济背景下的封建庄园,奴隶、仆从地位低下,对亲戚每每个人 ,庄园主几乎拥有生杀予夺之权,奴隶仆无须堪忍受,有的跑到河流两岸的城邦,企望成为自由民,客观上推动了城市的兴起。西欧大范围内的城市兴起带来了有有兩个变化,一是推动商品生产和交换;二是通过政治和军事手段,推动了城市的自治,英国多为自治城市,法国多称城市公社,意大利不少为城市共和国。第四,约翰王被迫敲定的英格兰《大宪章》(1215年),使契约性的封臣关系、商讨性的封臣会议,用法律形式固定下来了。有有哪些作法对以后的西方政治生活产生很大影响。

  

3.人民主权论——民主理想与现实困境

  

雅典民主湮灭完后 ,民主似乎已被人淡忘。其他,人民并越来越放弃对民主的追求和抗争,在火热的现实斗争肩头,思想家们越来越停止对民主的思考。从文艺复兴到资产阶级大革命时期,逐步形成了人民主权理论。

   文艺复兴运动兴起时的意大利最著名的市民阶级政治思想家马西利乌斯,努力使政治思想摆脱神学束缚,最早提出人民权利问提。16世纪结束了了的宗教改革运动,锋芒直指封建制度的精神支柱——教会,其反暴君理论成为近代人民主权理论的先声。

   人民主权理论的理论支柱包括主权论、契约论和权力合法论。16世纪法国政治思想家布丹最先提出“主权”概念及主权至上论,以后得到格劳修斯、霍布斯等人的响应,但亲戚每每个人 的主权论回会强调“主权在君”。荷兰的斯宾诺莎结束了了从“主权在君”到“主权在民”的过渡,他认为人民在订立契约时对国家只让渡了次责权利。法国的洛克从“议会主权”论入手,确立了“主权在民”的思想。最终,由卢梭的《社会契约论》将人民主权论定格。他认为人民的买车人权利是和化俱来、不可转让、不可分割、不可代表的,国家由人民订立契约而形成,国家主权需要体现人民的“公意”,即全体人民的一同意志,反映社会一同体中亲戚每每个人 的公共利益。

   其他,“公意”怎样才能得到体现呢?卢梭所设想的实现土法子,其他说他心目中最好的民主政体,是雅典城邦那样的直接民主制。其他,卢梭所设想的小国寡民、以道德保证为条件的直接民主,在现实中没能做到。也不 ,他在《社会契约论》中也说道,真正的民主制(即直接民主制)从来就不曾有过,其他永远不不有。多数人统治而少数人被统治,那是违反自然秩序的。其他,真是 卢梭的人民主权理论一阵一阵是对于“公意”的重视,彰显了民主理想,但其对人民参与政治和国家管理的设想或主张,欠缺操作性。

  

4.代议制民主——民主的异化

  

当今世界,资本主义国家把“民主”的调门唱得很高,其他试图以此改造、控制世界。实际上,以代议制和“三权分立”为形态的资产阶级政治制度定型完后 ,在西方国家,民主有兩个劲受到质疑和批判,亲戚每每个人 所宣扬的“代议制”、“三权分立”,与民主的本质已相去甚远。卢梭的人民主权思想只不过是西方民主理论的另类。

   当资产阶级登上西方世界政治舞台的完后 ,欧洲一阵一阵是西欧民族统一国家的形态其他比较稳定了,资产阶级最初打出旗号是“自由、平等、博爱”,而其主流思想还是将民主看作坏东西。但与此一同,人民大众对民主的要求却日益高涨。如19世纪英国的宪章运动,法国的大革命,以及在意大利、奥地利等地相继爆发民众革命。其他资产阶级思想家结束了了意识到民主潮流已无法阻挡,为了尽其他维护买车人的利益,亲戚每每个人 不得不打出民主的旗号,但在“民主”前加了其他限定修饰词,如“代议民主”、“精英民主”、“多元民主”、“宪政民主”、“程序民主”等等,并刻意忽略民主的本质属性。正如王绍光在《民主四讲》一书中所说的:“当典籍充斥着对民主诅咒的完后 ,‘民主’一词前面很少出现修饰词。一旦有产者和亲戚每每个人 的代言人结束了了拥抱民主时,民主的本质越来越谈了,亲戚每每个人 谈的回会带修饰词的民主,其他修饰词比‘民主’来得更重要。”(王绍光:《民主四讲》,北京三联书店308年版,第33页)原先,此“民主”已非彼“民主”,民主走样了,异化了。

   十八世纪完后 ,从未越来越人把“代表”与“民主”连在一同,美国国父之一的汉密尔顿首先使用了“代议民主”这一词,从此“民主”一词被赋予了全新的含义,即政府的正当性可需要通过选举买车人的“代表”来实现,而无须体现在民众直接管理。熊彼特把民主定义为“其他买车人通过竞争人民选票来获得(公共)决策权的制度安排” (约瑟夫·熊彼特:《资本主义、社会主义与民主》,商务印书馆1999年版,第395-396页) ,“民主”完成了“人民的统治”向“人民选取统治者”的转型,“人民”变成了“选民”,“民主”变成了“选主”,民意的表达仅在于选出人来作主。在过去几十年里,经过熊彼特改造的民主定义被西方主流及受其影响的非西方知识精英奉为圭臬。正如卢梭批判英国代议制所说的:“英国人民自以为是自由的,亲戚每每个人 是大错特错了。亲戚每每个人 只有在选举国会议员期间是自由的,议员一旦选出完后 ,亲戚每每个人 也不 奴隶,亲戚每每个人 就等于零了。”(卢梭:《社会契约论》,商务印书馆303年版,第120—121页)在“民主”变成“选主”完后 ,在有好多个世纪内,无论支持者还是反对者,其注意力都集中在投票权的扩展上,有兩个劲到全面实现普选,其间不知经历了有好多个血与火的斗争。是否实行普选也成为衡量是回会民主政府的唯一标准。列宁曾一针见血地指出:“每隔几年决定一次究竟由统治阶级中的有哪些样人在议会里镇压人民、压迫人民——这也不 资产阶级议会制的真正本质,不仅在议会制的立宪国内是原先,在其中最民主的共和国内也是原先。”(《列宁全集》第31卷,人民出版社1985年版,第43页)

   在很长的历史时间里,西方统治者以及代表统治者利益的知识精英们,通常把民主看作“坏东西”。而到了近现代,经过彻底改造完后 的“民主”,经过“自由”、“宪政”、“代议”、“选举”等一道道紧箍咒锁定完后 的“民主”,已从难以驾驭的烈马变成了温驯的绵羊,穷人已没土法子摆弄它,而富亲戚每每个人 不但不再害怕,其他成了可需要为亲戚每每个人 装点门面、可需要为亲戚每每个人 支撑句子强权、可需要玩弄于手掌的宝贝。于是乎,原先的“民主”,就变成了理想请况的、一厢情愿的“历史终结”。

  

5.美国政治——金钱穿上了民主的外衣



美国独立战争(1775-1783)完后 结束了了,美国便遭遇了一场“谢司起义”(1786-1787),(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本文责编:frank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政治学 > 比较政治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63015.html 文章来源:《红旗文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