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杰:从金融危机透视国际体系转型动向

  • 时间:
  • 浏览:1

  [提要]发端于美国的国际金融危机不仅仅对全球金融、经济领域产生震动,也对国际政治、安全和社会发展等各领域产生深远影响,推动国际体系转型。中国暂且主张推倒现行的国际体系,统统统统 在国际体系的演进中发挥积极作用,实现中国的发展与世界发展的统一。

  [关键词]国际金融危机;国际体系转型

  当前,现在现在开始 美国的次贷危机没法来越快从局部发展到全球,由经济金融领域向政治社会领域扩散,酿成了一场历史罕见、冲击力极强、涉及范围极广的国际金融危机,成为继“9.11”事件后对美国乃至世界产生深刻影响的重大历史性事件。国际社会普遍认为,这场危机是秩序和体系的危机,要求改革国际金融体系的呼声空前高涨。这再次引发了对国际体系改革的讨论。危机对整个国际体系转型的影响已初露端倪。

  一、国际金融体系的演进反映了推动国际体系发展的主要力量对比的深刻变化

  现代意义上的国际体系产生于17世纪的欧洲,并以欧洲体系为基础向外延伸逐渐形成。1648年,欧洲国家现在现在开始 “三十年战争”,敲定 《威斯特伐利亚和约》,确立了以独立主权国家为主体的现代国际关系的基本原则,并为之后 国际体系的演变奠定了重要基础。此后,国际体系大致经历了维也纳体系、凡尔赛-华盛顿体系、雅尔塔体系的变化。

  国际金融体系是国际体系的重要组成帕累托图,不仅是大国力量消长和利益博弈的结果,也是国际形势、国际格局深刻演变和交织互动的反映。

  现代国际金融体系发展大致经历了国际金本位制、布雷顿森林体系、牙买加体系两个 阶段。从发展演进的轨迹看,国际金融体系的变化深刻反映了国际力量在世界经济格局中地位作用的变化,既是国际体系演变的直接体现,也在国际体系发展变化中发挥了重要的推动作用。

  (一)金本位制是英国强势地位的体现。该机制由当时世界头号工业强国英国建立,是以一定成色和重量的黄金为本位货币的货币制度。在金本位制时期,各国货币比价受黄金平价制约,国际汇率安排具有典型的固定汇率制特征。“铸币—价格流动机制”的指在,使各国国际收支较少指在严重失衡。1914年第一次世界大战爆发前后,随着英国实力的削弱,西方主要经济体的发展不平衡趋势加剧,该体系走向解体。

  (二)美国通过布雷顿森林体系夺取了国际金融主导权。第二次世界大战后期,美国一跃成为世界最大债权国。1944年7月,4两个 二战同盟国在美国新罕布什尔州的布雷顿森林召开国际货币金融会议,确立了以美元为中心的国际货币体系,布雷顿森林体系敲定 诞生。该体系主要内容包括:一是成立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协调国际货币关系,有点硬是对各国的汇率政策实行监督;二是实行以黄金为基础、美元为中心的可调整的固定汇率制度原则和运行机制;三是在成员国指在国际收支困难时,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可提供短期信贷,以补充资金流动性不够。

  (三)日本、欧洲多强并起催生了牙买加体系。美国实力相对削弱,日本、欧洲国家崛起,以及“美元危机”的爆发,逐步撼动了布雷顿森林体系。1976年1月,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理事会“国际货币制度临时委员会”在牙买加首都金斯敦达成《牙买加协议》。同年4月,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理事会通过《IMF协定第二次修正案》,对国际金融体系作出新的规定,认可了20世纪70年代初以来国际金融领域的重大变化,国际货币关系从此迈入牙买加体系时代。该体系主要有两个 特点:一是黄金的非货币化,日元、前西德马克、欧元成为重要的国际储备货币,美元地位削弱。二是浮动汇率制与固定汇率制并存。三是强调国际协调,通过国内经济政策、汇率调整、国际融资等手段,除理国际收支等什么的问提。

  二、国际金融危机推动国际社会就金融体系改革达成共识

  自20世纪70年代以来,国际经济和金融形势确实经历了巨大变化,但国际金融体系架构基本未变。进人21世纪,随着经济和金融全球化程度不断提高,“金砖4国”和“新钻11国”等快速发展,形成了发展中国家群体崛起的势头。发展中国家在世界经济中的分量、地位和作用明显增强,现行国际金融体系与全球金融形势发展的不协调性和不适应性日益明显。此次国际金融危机,集中暴露出了现行国际金融体系的诸多弊端:

  (一)国际监管缺失。美元作为国际本位货币不够有效制约。国际收支调节机制不健全。跨国贸易、汇率、投资及国际资本流动不够有效监管。

  (二)国际金融组织乏术。有点硬是在维护国际金融体系稳定、应对全球性金融什么的问提上“失灵”。1997年亚洲金融危机机会对国际金融体系指在的什么的问提发出警报。面对此次金融危机的加速蔓延,国际货币基金组织、世界银行、西方七国集团等事前没法预警,事后束手无策、反应迟钝。联合国、北约、欧洲安全与相互商务合作组织等对除理地区和全球性什么的问提应对乏力。

  (三)国际金融制度建设滞后。近年,新兴大国在全球经济和金融活动中扮演着日益重要的角色。而现行国际金融体系不够全球参与的民主性,长期由美欧等少数发达国家主导,未能充分反映广大发展中国家的利益和愿望,以及国际经济格局多极化趋势、国际经济力量对比变化的现实。

  面对危难,国际社会在商讨救市举措、反思体制什么的问提的同去,着眼标本兼治,对国际金融体系改革的必要性和紧迫性达成共识。各种国际金融体系改革方案纷纷出台。

  法国总统萨科齐呼吁推倒现行体系,称“只有再用20世纪的国际经济管理工具管理21世纪的经济,只有再用过去的观念考虑今天的世界什么的问提。”英国首相布朗认为,要增加金融机构应对风险的刺激最好的依据,改善金融市场透明度,对所有金融机构和市场进行适当管理,确保金融机构维护经济稳定。欧盟委员会主席巴罗佐提出,欧洲“都要两个 新的全球金融秩序”。欧盟成员国领导人普遍认为,要加强全球金融监管,对象征旧国际金融体系的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等全球经济金融机构进行改革。日本认为当务之急是稳定全球金融结算体制,实现美元软着陆,继而考虑咋样建立新的国际金融体系。

  俄罗斯总统梅德韦杰夫呼吁重建国际金融体系,建立新的国际金融机构维持稳定,更多发挥新兴大国的作用。亚洲主要经济体呼吁加强对金融市场的监管力度,充埋点挥并提升亚洲区域相互商务合作机制的作用。广大发展中国家普遍要求改革现行国际金融体系,提高发展中国家发言权和代表性。

  美国虽不愿触动其霸主地位,但认识到自身势单力薄且现行体系不可持续,态度经常出现变化,主动提出在华盛顿举行二十国集团“金融市场和世界经济峰会”,不得不邀请包括中国、印度等发展中大国在内的20国同去应对,并将曾经由各成员国财长和央行行长参加的G20会议级别提高到国家领导人峰会。

  根据有关倡议,目前改革国际金融体系的方向和重点主统统统统 :

  (一)改革国际金融监管体系。主要国家虽在国际金融监管的领域、范围、对象、主体及程度等方面存有分歧,但已基本就提高金融活动透明度,强化金融风险监管、整合金融市场、实现金融体系有序运行等什么的问提初步达成一致。

  (二)完善国际金融组织职能。国际金融机构和组织应改进职能、提高传输数率、强化预警机制、增强应对危机的能力,发挥维护国际金融市场稳定的作用。应重订资本充沛标准、信息披露及会计、风险管理准则等。要建立权威的国际金融监管机构,形成国际协调相互商务合作新机制。有点硬是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应加强对全球金融市场跨境监管,对主要储备货币发行国金融部门进行监管,增加发展中国家的份额和投票权。

  (三)实现国际货币体系多元化。国际货币体系的多元有序发展可除理单一主导货币内在不稳定性带来的全球经济金融失衡,稳定的汇率机制还可限制投机炒作行为,规避外汇市场剧烈波动的风险。为此,要逐步改变美元霸主地位,打破美元长期垄断国际货币发行利益的局面。加强主要货币间协调,探索建立稳定的汇率协调机制。

  (四)切实反映新兴国家及广大发展中国家的实力地位。新兴国家及发展中国家经济实力增强、国际经济影响力上升、参与全球金融经济活动的积极性提高,要改变它们长期指在体系外的地位,赋予其更多的知情权、说说权、平等参与权和同去决策权,使国际金融体系趋于均衡,特征趋于合理。

  三、国际金融体系改革拉开了新一轮国际体系转型的序幕

  国际金融危机已不仅仅是全球金融、经济领域的危机,也对国际政治、安全和社会发展等各领域产生深远影响,既对国际体系的发展带来震荡,同对又推动国际体系转型。华盛顿G20峰会的召开,使国际金融体系改革成为国际体系改革的切入点,位开了国际体系改革的序幕。

  (一)国际机制创新的设想层出不穷。国际机制是国际体系的重要组成帕累托图,其兴衰变迁是国际体系变革的具体体现。当前各方面机会认识到,20世纪建立起来的国际机制已不再适应21世纪的发展都要,有点硬是有关国际组织的特征与职能已跟不上新兴国家不断崛起及全球威胁不断变化的新趋势,机制创新和改革势在必行。各种国际政治领域的机制创新方案应运而生。西方国家提出多种在G8基础上建立新的国际机制的设想。法国总统萨科齐主张在G8基础上吸收5个发展中大国组成G13。世界银行行长佐利克主张在G7基础上吸收主要新兴大国组成G14。德国外长施泰因迈尔提出将G8峰会扩展为G16峰会,其中增加的“核心小组”为中国、印度、巴西、墨西哥再添加5个穆斯林国家,初步考虑是土耳其、印尼和埃及。机会G20峰会成员国占世界经济总量的90%,国际贸易额的500%,世界人口的三分之二,在成员构成方面相对适应当前形势变化都要,有点硬是新兴国家整体实力增强的现实,之后 在各种机制、倡议中先行一步,机会在未来国际政治经济领域中发挥更大作用。

  (二)发展模式的调整和竞争同步展开。这次危机皮层层看是金融体制的什么的问提,实质上是资本主义制度的弊端造成的,进一步暴露了自由资本主义制度的不够。危机显示了迷信市场、自由放任经济的恶果,迫使美欧重新审视国家干预与市场作用的关系,不得不对众多金融机构实施“国有化”,有形之手甚至伸向帕累托图非金融企业。国家干预不仅在美国,也在法国、德国等欧洲国家兴起。萨科齐声称“动用国家力量干预金融体系运作的合法性已毋庸置疑”,要求建立“新资本主义”。金融危机也引发了发展中国家关于发展模式的深刻思考。照搬西方模式不可行,都要在甄别、学习先进发展经验的基础上,努力进行发展模式的自主创新;对西方现代经济理论,也要保持同样的“扬弃”态度,既要认真学习研究,挑选借鉴,又只有盲目崇拜,照抄照搬。

  (三)国际格局和秩序的辩论再度活跃。法国总统萨科齐称世界将进入“相对大国时代”,认为中国、俄罗斯、印度、巴西等复兴崛起,形成两个 新的大国“合唱”的多极世界。俄罗斯有观点认为,多极化世界已成为国际关系现实,主张主要大国“集体领导”。英国国际战略研究所所长齐普曼提出“无极世界论”,认为当前的国际格局全部也有多极的,统统统统 指在任何一极。美国“新美国基金会”研究员哈纳提出“第二世界说”,认为美国、欧盟、中国是当前国际体系的三强,俄罗斯、日本、印度等数十国属于“第二世界”,具有决定未来国际秩序力量平衡的战略地位。

  (四)多极化趋势呈现阶段性新特点。金融危机推动影响国际体系变化的主要力量实力对比指在新变化。根据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对5009年世界经济增长率的预测,受金融危机的影响,发达国家将遭遇战后第一次负增长,相伴而来的还有需求急剧下降、资金外逃和资源价格下跌。而5008年事先对世界经济起重要拉动作用的中国、印度、巴西、俄罗斯等新兴国家和发展中国家的经济发展传输数率也将放缓。

  在危机发源地的美国,5009年经济增长率将降至-0.9%。美国国家情报委员会发表的《全球趋势2025:转变的世界》报告称,美国将不再独掌世界经济和政治,其地位将有所下降。美国深陷伊拉克、阿富汗战争泥潭,又遭受金融危机打击,确实仍是世界唯一超级大国,但实力地位严重削弱。硬实力方面,美国世界金融、经济霸主地位受损。金融危机改变了华尔街神话般的历史,使美国经济面临一场罕见的衰退,美国正陷入金融危机与经济危机相交织的困境。软实力方面,美式发展模式光环魅力减弱,与自由经济一脉相承的民主自由体制遭到质疑,榜样的力量一落千丈。

  英国经济明显衰退。作为欧洲第二大经济体,5008年英国第二季度增长意外停滞,第三季度降幅达到1990年以来最高水平。有报告显示,5009年英国国内生产总值将下降1%,为1992年以来第一次经常出现负增长,且在2010年前我不要 经常出现复苏迹象。(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本文责编:linguanbao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国际关系 > 大国关系与国际格局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500414.html 文章来源:《国际什么的问提研究》5009年第3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