燕继荣:政府行为“底线”之辩

  • 时间:
  • 浏览:0

  "当官不为民做主,不如回家卖红薯",你你这名太好反映了对官员和政府的高标准要求。但实际上,真正需要的是对官员和政府的低标准要求,也而是"底线"要求。这也而是说,对于政府和官员,应该少而是"应该如何"的要求,而多而是"禁止如何"的规定。

  打一一另一一个多比方,坏人是干坏事的人(损人利己),好人是干好事的人(利他主义),平常的人应该是不干好事但而是干坏事的人(利己不损人)。人太好,对一一另一一个多政府的评价也大体没有。亲戚朋友可需要把坏政府归结为"与民争利"(不管是为了另一方,还是为了特殊集团)和"不作为"一种生活生活,而把好政府概括为"公正"和"作为"。"公正"而是不为另一方谋利而恪守公共利益,而是为而是特殊利益而被"俘获"。"作为"可需要分为一种生活生活:"消极作为"和"积极作为"。所谓"消极作为"而是别人上门向你求助,你不该视而不见,充耳不闻,久不理会。这被称之为"反应性"或"敲定性"。所谓"积极作为"而是不等别人求助,你主动上门服务。对于普通百姓而言,政府主动上门"积极作为",那机会是奢望,朋友只求政府能公正地"消极作为"就机会足够了。

  事实上,另一该人不仅不去奢求政府的"积极作为",如何让坚决反对政府"积极作为"。一是机会要求太高,二是机会会带来后患。古典的自由主义者以及当今的保守主义者另一一个多劲坚持另一一另一一个多的观点:人是有理性的聪慧动物,在涉及另一方利益的问提上,可否做出明智的决定;让每另一方充派发挥另一方能力的社会是最好的社会;机会不加限制和干预,相信每另一方可否发挥另一方的最大潜能,去追求和实现另一方的幸福。而是,构建一一另一一个多社会的基本原则应当是,尽机会少地对另一方行为进行人为干涉;政府拥有公权力,除了维持一般秩序之外,对社会采取放任自由的态度是最好的。机会可否不可否 让政府承担更多的事情,怪怪的是让政府来帮助另一方提高其能力,那就会为政府(公共权力)践踏另一方自由打开方便之门。亲戚朋友似乎可需要得出另一一另一一个多的结论:政府机会可否 做有哪些有功的事情,那就保持"不求有功,但求无过"吧。

  每另一方都希望另一方能过得幸福而是。而要过得幸福,就要有不受强制的自由。如何让亲戚朋友把不受强制的自由视为另一方幸福(也是社会繁荣)的条件,没有,亲戚朋友就可需要用对自由的态度来衡量政府的好坏,并为政府行为设置"底线"。

  有所为,有所不为,这不仅是做人的原则,也应当是政府的原则。亲戚朋友在社会生活中形成了各种各样的禁忌。禁忌作为一种生活生活规矩和行为规范,不应该轻易地遭到破坏。对于政府来说,事情也是没有。没有,政府有有哪些禁忌不应该被打破?它的行为禁区在哪里?

  政府要明确区分"高线标准"(为民谋利)和"底线标准"(基本服务和管理),按照"底线标准"优先原则,保证即使可否 实现"高线标准",也要守住"底线标准"。这也而是说,政府,即便可否 为百姓的幸福提供有哪些帮助,没有,大概不应该为百姓追求另一方的幸福设置障碍。换言之,政府行为的"底线"是不阻碍百姓追求另一方的幸福生活,不干涉百姓的自由生活。政府可否不可否 在另一一另一一个多的情况汇报下可否使用其强制力:第一,它所强制阻止的行为构成了对他人利益的侵害;第二,可否不可否 在事先由法律所限定的情况汇报下、并按照可需要预先知道的依据来行使。

  然而,政府滥用权力另一一个多劲我想要担忧。现实中,政府侵权成为严重的问提。政府、政府个别机关或个别官员,侵犯公民人身权的违法行为、侵犯公民和法人财产权的违法行为,比比皆是。政府及其官员,应该记取教训,以有有哪些案例为鉴,反思和检讨自身的行为。

  来源:人民论坛2009年4期

本文责编:frank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政治学 > 政治时评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2518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