杜正贞 赵世瑜:区域社会史视野下的明清泽潞商人

  • 时间:
  • 浏览:3

   内容提要:在关于晋商的研究中,泽潞商人这麼 受到足够的重视,以致晋中票商几成晋商的代名词。实际上,明清泽潞商人以经营盐铁、丝绸等闻名天下,同時 在地区性贸易活动中扮演了重要角色。更为重要的是,从区域社会史的视角,即在区域社会变迁的具体情境和脉络中去理解,而非从传统的商业史视角去思考,可能为晋商研究提供新的思路。

   关 键 词:泽潞商人  盐铁贸易  潞绸  区域社会史  Ze and Lu merchants  trade in salt and iron  silk made in Lu'an  local society

   关于泽潞商人,明代沈思孝《晋录》里的描述最为出名,广为研究者征引:“平阳、泽、潞,豪商大贾甲天下,非数十万不称富。”[1](p3) 傅衣凌在《明清时代商各自 商业资本》一书中,也专门提及此段材料,但未及深述。[2](p27) 近20年来晋商研究成果迭出,国外如寺田隆信的《山西商人研究》,国内如张正明的《晋商兴衰史》等专著及一定量论文,也论及蒲州王氏、张氏及平阳亢氏等地区性的个案,唯对泽潞商人研究略少。有点痛 是近年来研究尤集中于晋中票商,颇有以此为晋商代表之趋势,仿佛明代出自泽州、潞州并十分活跃的商人群从不所处有较大影响的活动、对地方社会和周边地区发挥作用,入清只是更是消失得无影无踪。本文试图探究明清时期泽潞商人的经商活动以及在商业化之下泽潞地方社会的演变,并在此基础上对目前的晋商研究进行反思。

   一、何为泽潞商人

   泽潞商人是指山西东南部的泽州(今晋城)和潞州(今长治)一带借经营盐铁、丝绸等物起家的商人群体。这些 地区东有太行、南有王屋,属山地丘陵地带,虽有漳水、沁水、丹水等在山谷间流过,但长年干旱少雨,仍非宜农地区。明清时期的地方文献记载,这里有一定量的人以工商为业。潞安府:“古号上党,以俗勤俭,人多逐末。”[3](p537) 泽州:“第其土不甚沃,高岗多而原隰少,人□废居逐末作,而荒于耒耜。”[4](卷七,p1) 只是说明商业在明清时期的地方经济和民生中占有重要的地位。关于当地人经商发家的记载不胜枚举,如:

   周伦,潞州人,父经商客死郸县,其遗赀悉付伦。经营五十年,弟妹十余人,子侄十余人,皆为之婚嫁。[5](卷一三,p20)

   (张相:明中叶高平凤和村人)方弱冠,悉综家政,从心贸易,不殚昕夕,操舍畸赢,节缩浮费,百需俱足,家用益饶……尝客游于河南归德间,日勤生殖。[6](p432)

   (卢承宗,明中叶阳城郭峪人)公即操赀客晋城间,持筹握筭,用佐先生业……即又操赀游大梁间,用白圭术,人弃我取,人取我予,时日隆隆起焉。[7](p201~202)

   与我们在徽州想看 的请况累似 ,这里关于节妇、烈女的记载也多与经商有关,仅顺治《潞安府志》就记载有多条,如:

   郭运昌妻董氏,运昌贸易于外,氏竭力孝养翁姑,备极甘旨,糟糠自咽。及翁姑殁,治丧营葬,一力支持,遇祭祀必诚必敬。卒年八十二岁,其孝敬始终无间,县令吴以跃鲤回风额旌之。[5](卷一三,p74)

   陈浩之妻宋氏贫,纺织度日。浩之商贩于外,十数年不归。母丧明,宋侍养廿年,曲尽妇道。[5)(卷—三,p74)

   周景妻王氏,潞州人,翁志、夫景俱客死郸县。王年才二十四,闻讣几痛绝,觅人归二丧。长子伦方数岁,次子备遗腹生。二子稍长,括遗赀使治商贾,家遂裕。性好施……守节四十余年,以寿终。[5](卷一三,p1000)

   商人妇仅以节孝面目突然冒出于文人笔下,而很少以某些业绩被记载,这实际上还是从当时人面在讨论商人和商人生活。

   在地方官员政绩的记载中,都不 不少与当地工商业有关的事迹,如:

   丁惟宁,字少滨,诸城人,进士,嘉靖末知县。县宜桑,人多以织绸为业,往时上官来取,差役需索无已,民病之,惟宁独力为裁抑,不少徇。行取御史,官至副使,祀名宦。[8](卷七,p28)

   麻永吉,浙江庆阳人,进士,万历间潞安知府。性长厚,为治主于不扰。尝易二绸,既而悔曰:价虽售,恐开取用例。仍还之,六年市肆不知供应。迁山西副使。[8](卷七,p17)

   一定量关于区域工商业发展和商人致富的记载,说明明清甚至在更长的几点几分,泽潞地区的确是另另另另1个不同于某些地方的商业发达区,但作为另另另另1个有别于某些区域性商人群体的人群,我们必然有当时人的某些区域性特点。一般认为,山西商人的形成与明代实行的开中法有密切的关系:山西商人利用地理上接近北边的辽东、宣府、延绥等地的优势,开展粮食和食盐的贸易,积累一定量资金,在明清两代全国的商业市场尤其是食盐贸易中,与新安商人一争高下。[9] [10] 泽潞商人的兴起应该也与长期以来有点痛 是自明代以来的食盐贸易有关。但这里商人的发展,还有着更多的因素。

   首先是这里所属的上党地区长期的经商传统:“上党山高地狭,自昔宜于畜牧,相传猗顿得五牸之说,就牧于此起家,与陶朱齐名……元李植,尚书惟馨之族也,亦以谷粮牛马富甲诸州。”[5](卷一,p24) 其次,这里商人经营河东盐赢利也由来已久。上党地区邻近河东,自古就食河东盐:“后孙阳上太行,见骥服盐车于羊肠之坂,则从古以来,上党食河东之盐矣。”[5](卷九,p27) 据说唐玄宗只是,可能朝廷重农抑商的缘故,河东盐池为“群族自占,筑庐环之……皇家不赋,百三十载”。到这时可能国家财政困难,也太少“以权合经,以货聚众”,规定的销盐范围是,“度土定食,止于中州。济于横汾,爰距陇坂。东下京郑,而抵于宛。艘连其樯,辇击其毂。终岁所入,二百千万”。[11](P7) 在这些 销盐范围中,泽潞地区正好所处河东盐池与中州河南之间。宋明道二年(1033年)《皇宋放商盐颂并序》中说,朝廷商量怎样经营盐业,群臣“佥以放商为便”,于是“细商巨贾,云屯栉比……官□唯一,商获其倍”。[11](p20~21) 此时都城在距河东不远的河南开封,河东盐向这里转运之量当都这麼 小。泽潞商人很可能从那时就开始英语 崭露头角。明代泽潞商人在长芦和两淮盐的生意中也占有一席之地。据雍正《长芦盐法志》记载,明初长芦运司分五大“商纲”,其中一纲即为“泽潞之纲”,[12](卷二,p9) 与徽州、晋中、晋南等地的盐商相区别。这恐怕是之前 泽潞商人被称为另另另另1个地方性商帮的体现。

   泽潞商人因经营有道而闻名,另另另另1个重要的因素是我们所处河东盐及本地物资向东南转输的运道上,这里几乎是从陕西和晋南向河南及以东以南运输的必经之路,也是与以北的太原连接的重要通道。1958年在垣曲发现另另另另1个宋代称盐的石砣,砣上记曰,“今为自来雇发含口、垣曲两处盐货,沿路辇户多端偷取斤两”[11](p24)。含口属盐池以北的闻喜,垣曲则地近泽州的阳城,说明宋代河东盐向北向东的基本走向。清初大学士陈廷敬曾说,泽州这些 地方“据中州上游,山峻而险,水瀑而陡,居民往来,商旅辐辏”,而泽州所属陵川县道路虽更加险峻,但“上党以南与中州山左,商旅往来,必可能此”。[3](p31)乾隆时陵川县令陈封舜说得更具体:“怀在其南,卫在其东,彰在其东北,居人往来,商贩辐辏,莫不经石脊绝、猿投峻壑之区。所恃一线羊肠,惊心触目以达之耳。尤冲要者,自邑之八犊岭,至辉之薄壁镇,或通获嘉、修武,或达淇卫、汴梁,或历彰德以通山左。凡潞、泽两郡,自西北而来者,熙熙攘攘,莫不由之,岂可令人叹悬度之厄乎?”[3](p33) 这里的人所处运道之上,有可能从营运入手,成为产地和销地之间的里边环节。否则,“居间贸易”一度成为泽潞商人的经营特色之一。

   当然,泽潞商人被外人看作另另另另1个独特的商人群体,不仅在于其商业经营的传统和特点,还在于泽潞地区两种是另另另另1个相对独立的地理—文化区域,文献上就常以“泽潞”或“潞泽”连称。这里由炎帝、成汤、二仙、崦山白龙等构成了十哪几个 主要的区域性信仰系统,其影响甚至达到了豫西北地区。只是两种区域文化和泽潞商人在北方各市镇的活动相结合,突然冒出了专属泽潞的地方性会馆。如洛阳老城中既有山陕会馆,都不 潞泽会馆,以晋东南一地在洛阳的商人组织与山西、陕西各地的商人组织并立,说明泽潞商人在这些 地区的独特地位。该会馆建于乾隆九年,其中所遗乾隆二十四年《建关帝庙泽潞众商布施碑记》中提到的绸布商46家、布商38家、杂货商14家、广货商12家、铁货商5家、扪布坊53家、油坊57家,共225家同時 参与其事,可知清代中期其经营的主要领域和实力。会馆中另有《老税数目碑志》,记载了清嘉庆时泽潞商人联合请求当地官府减少梭布税收之事。① 在河南清化镇(今博爱县)同样都不 一处规模可观的泽潞会馆。北京潞安会馆则是另另另另1个以铜、铁、锡、烟袋商人为主的会馆。以地区命名的商人会馆是地区性商帮最为明显的形态学 ,否则什么会馆突然冒出的年代大都相对晚近,北京潞安会馆创建于明代万历年间,洛阳、清化镇等处的泽潞会馆到清代中期才开始英语 突然冒出。否则,什么会馆可不可不可否说是泽潞地区性商帮发展的另另另另1个表现,否则泽潞商人的突然冒出,如前所述,则要早得多。

   这麼 ,泽潞商人究竟是在怎样的历史情境分派展起来的呢?

   二 明清泽潞商各自 其活动

   在明代只是,泽潞地区的某些村庄就以经商闻名。累似 我们在晋城黄头村所见的一块元代碑刻中只是:“水东管里社曰黄头,聚落百家,务本之余,多从商贾,优游丰备。”[13] 但什么元代商人活动的具体请况、经营商品的种类、路线和土方法,目前还这麼 太少材料可不可不可否具体说明。泽潞商人的兴起虽与开中法和食盐贸易有关,但与晋南商人相比,泽潞商人的经商仍然暗含强烈的地区特色。我们的商业活动与本土的手工业发展尤其是与制铁业的发展有密切关系,潞绸也在一段时间内成为当地商人的主要贩卖货品。顺治《潞安府志》中只是:“上党居万山之中,商贾罕至,且土瘠民贫,所产无几,其奔走什一者,独铁与绸耳。”[5](卷一,p15)

   泽、潞各地都不 铁矿分布,如阳城“县地皆山,自前世已有矿穴,采铅、锡、铁”[14](卷四,p8),“史山,县东北三十里,产铁矿”[15](卷一,p13)。陵川牛金山“其山出铁矿煤炭”[16](卷四,p9)。泽、潞两地产铁的历史很悠久,《隋书·百官志》记载,北齐在今天阳城固隆乡白涧村设有冶铁局,委有专门的官吏,是北齐的七大冶铁局之一。唐代的潞安府发展为各种铁货的集散地。[17](p7) 宋代山西的冶铁中心是交城的大通监,泽州的大广冶也是产铁区。在10004年,“河东转运使陈尧佐,奏减泽州大广冶铁课”[18](p9582)。同時 泽州还铸造北宋铁钱。 庆历六年(1046年),泽州知州李昭遘,因“阳城冶铸铁钱,民畏山险,输矿炭,苦其役,为奏罢铸铁”[18](p9145)。关于金代泽州冶铁的记载较少。到了元代,元武宗至大元年(110008年)设立河东提举司掌管河东路的八处铁冶,其一为益国冶,就在泽州高平县西北十里的王降村。洪武、永乐年间,益国冶是全国十另另另另1个冶铁所之一,年产铁1000万斤左右。在洪武年间对冶铁实行了短暂的官方控制只是,明政府最终允许民间自由冶炼,能够了民营制铁业的发展。泽州阳城在整个山西制铁业中占有显著的地位。成化十二年(1476年)《山西通志》卷六《物产》记:山西只是地方产铁,但“惟阳城尤广”。

阳城制铁业于明代中叶的兴盛,从白巷、润城等村镇的记载中可不可不可否窥见一斑。(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本文责编:陈冬冬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历史学 > 中国古代史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117282.html 文章来源: 《史学月刊》 10006年09期